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 学术研究 - 文论集锦
《花笺记》研究(二)
时间:2008-9-28 11:41:44    点击率:

三、歌德对 ( 花笺记》的高度评价? ?

《花笺记》不仅在东莞家喻户晓,又传唱于珠江三角洲,而且不胫而走,远度重洋。据俄国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院士李福清先生先容,在 18 世纪末越南诗人阮辉叙 (1734-1790) 把《花笺记》译成越南喃字,阮辉叙译本,把《花笺记》压缩了,并把原作的

内容、原作的思想作了改动。后来阮善作了润正。明命十年 (1829) 武待问又作第二次修改,题为《花笺记演音》。阮文素又把武氏喃字译本改译为越南拉丁文。绍治三年 (1843) ,诗人高伯适修改为《花笺传》。 1875 年,杜夏川修改成《花笺润正》。 1961 年赖玉钢以阮文素本为底本译成越文《花笺记》, 1975 年,陶维英以阮善本为底本译成越文《花笺传》。二百多年来,《花笺记》在越南流传有绪。

1824 年伦敦出了 Peter P. Thoms 英文译本,题为 Chinese? Courtship 之后,法国汉学家 Abel-Remusat 用法文写了一篇先容该书的文章,载巴黎 Asiatique? Journal, 1825, v. xx,July-Dec. (pp. 402-408 ) 1826 年俄罗斯杂志 ( 莫斯科电报 ))(Moskovskij Telegraf 发表了 Abel Remusat) 文章的俄文翻译及译者的注解 ( 九月号,下册, No. 18, PP. 116-131)

1836 年德国出此书的德文译本,题 DasBlumenblatt ,译者 HeinrichKurz ,在 St.Gallene 城出版。三十年之后, 1866 年东方学家 G. Schlegel 把《花笺记》译成荷兰文,在印尼出版。过两年,英国 John? Bowring 把《花笺记》从荷兰文又译成英文,在伦敦出版。? ?

1871 年丹麦 V. Schmidt ( 花笺记》从荷兰文译成丹麦文,在哥本哈根问世。? ?

1876 年,法国汉学家 Leon de Rosny 把《花笺记》一部分译成法文,先在 1876 年在巴黎出版。 1877 年刊在一个年鉴上。 ( 见台北《汉学研究》第 12 1 期李福清先生《俄罗斯所藏广东俗文学刊本书录》 ) 《花笺记》在国际上影响深远的,当然要数哥德的评价。 1824 年,英人汤姆斯用韵文体译为英文; 1836 年,德人辜尔慈又译为德文。 1827 年,德国著名诗人歌德在日记里写道:二月三日《花笺记》。晚上自修,继续读《花笺记》。 ( 转引自《社会科学战线》 1983 年第 3 期·杨武能《歌德——“魏玛的孔夫子”》 )? ?

1827 年二月初,歌德接连花了好几天时间研究和阅读《花笺记》,并将附在后面的英译 《百美新咏》中的《薛瑶英》和《梅妃》等五首诗转译成德文,当年就发表在他自己出版的《艺术与古代》杂志第六卷上。在为这几首诗的未刊登的引言里,歌德称《花笺记》为“一 部伟大的诗篇”。 歌德曾说过:

中国的小说,都向礼教、德行与礼貌方面努力,正因为这样严正的调节,所以中国有数 千年的悠久历史。 ( 转引自 1985 学问艺术出版社薛汕《花笺记·前记》 )

歌德在读了《花笺记》以后,写了著名的《中德四季晨昏杂咏》十四首,借名花、鸟雀

和美女在初秋的早晨和黄昏,赞美中国的学问传统中的道德精神。德国的学者卫礼贤曾评论 说:总括的说一句,歌德在这十几首诗里所受《花笺记》的冲动,是很不平静的。他把由那 本书里所得的冲动,放在脑筋里融化组织过。 ( ) 因为他能够活现这些冲动,深深钻进它的幕后,所以他的思想能够和中国的真精神,直接吻合。 ( 转引自 1985 学问艺术出版社薛汕 《花笺记·前记》 ) 歌德为《花笺记》所吸引,不亚于东莞人。这反映了《花笺记》有很大的艺术魅力。

?

四、《花笺记》流入西欧的几种刻本

?

?? 《花笺记》流入西欧,究竟有多少种刻本,不得而知。这里只能叙述几个曾经目验的早期的较为重要的刻本。? ?

??? 康熙间静挣斋刻本

?? 《花笺记》存世的最早刻本是康熙间静净斋刻本。此本是东莞钟映雪静净斋家刻本 ( 下面 详述 ) 。此刻国内无传本,藏于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即郑振铎先生在《巴黎国家图书馆中之中国小说与戏曲》和《中国俗文学史》里所叙述之本,是刻封面有竖线分三栏,左右小,中间大。右栏上端刻“情子外集”,中栏刻宋体大字“第八才子花笺”六字 ( 柳存仁先生《伦敦所见中国小说书目提要》谓郑振铎先生所记“第八才子花笺”疑脱“记”字,其实原书如 此。 ) ,分两行,右四字,左二字。左栏下端刻“静净斋藏版”。书首有朱光曾的序。

?????? 朱序很宝贵,为所见诸本所没有的。朱序的作用:

????? ?1. 明确指出《花笺记》的评者为钟戴苍,“第八才子书”乃钟戴苍所定。吾友钟子戴 苍,天资颖绝,识见超群,于课艺之暇,凡遇子史百家,以及歌谣曲本,莫不留心讲贯,领 异标新。因惜《花笺》一书向来不得其解,闲将灵心慧眼,抉奥探微,用加批点,续于《西 厢》、《水浒》之后,爰名之曰“第八才子书”。? ?

?????? 2. 显示了钟戴苍评《花笺记》的具体时间。朱序末署“康熙五十二年仲秋望日,年家 同社弟朱光曾师深氏拜题于龙溪洗心堂”。龙溪,即东莞的石龙,清代,石龙的书院叫龙溪 书院。? 朱序后为目录,第一行刻“静净斋第八才子书花笺记目录”,目录显示全书共六卷:卷 一自序、总论。卷二《 < 花笺 > 大意》、《拜母登程》等 8 节,遗漏了《姚府祝寿》下《兄弟谈情》一目。卷三至卷六,共 51 节。连卷二,共 59 节,加上有文无目的《兄弟谈情》,应为 60 节。

?????? 卷一《自序》、《总论》。有目无文,文已全佚。

????? ? 卷二目录共八节。全书情节,从第二节《拜母登程》开始。《姚府祝寿》下有《兄弟 谈情》一节,而这一节却有文无目 ( 福文堂本、考文堂本亦如是 )

?????? 正文每卷第一行刻“静净斋第八才子花笺记卷 X ”,第二行刻“情子外集”,第三行刻 该节之目。正文多有总批,有腰批。腰批,双行,刻于所评的正文之下,作夹注式全书正 文歌句,不作整齐排列。

?????? 正文半页 10 行,行 19 字,腰批双行亦 19 字。右双边栏,徐三边单边栏。双鱼尾,大黑口。版心于两鱼尾间刻“第八才子书卷 x ”,下鱼尾与黑口之间,刻页码。是刻由卷四《主 碑私谈》起,全书共缺字有 120 个,留有空位,其中卷六《梁生议计》一处 31 字,一处 20 字,《箭传机密》一处 11 字。这些缺字,都是清廷的违碍之字,详见下文论述。

?

?

福文堂刻本

福文堂是莞城书坊,此刻现藏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封面以竖线分三栏,左右小,中间 大。右栏上端刻楷书“静净斋评”,中栏刻隶书大字“绣像第八才子笺注”八字,左栏上端 刻“续辑文章”,下端刻“福文堂藏版”,均楷书。

封面之后为目录,首行作“静净斋第八才子书《花笺记》目录”,无朱光曾序。卷一亦 如康熙静净斋本有《自序》、《总论》之目。卷二《姚府祝寿》 ) 下亦如康熙静净斋本下无《兄 弟谈情》一目。全书卷数,每卷节数,节之次序,均与康熙静净斋本同。是刻每卷之首第一 行刻“静净斋第八才子花笺卷 X ”第二行刻“情子外集”。是刻有绣像 10 幅, a 面为图,除 第一幅单刻站立执书美人外,图均为书中情节: b 面题咏,文皆为书中之句,字体不一,楷、行、草均具。如《棋边相会》图,题曰“色胆就从今晚大”。从第三幅起,图页的书口处,刻此图之题,如 ( 碧月收棋》等。是刻总批、腰批,文字与形式,一如康熙静净斋刻本。缺字大体如之。卷四《主裨私谈》中“重有昭君出塞归口口”句,口口改作“何处”;卷五《托眷钱衙》中“凑着边庭有事起口尘”句,口改作“风” ; 卷六《闻儿身丧》中“朝臣无计静口尘”句,口改为“胡”。

正文半页 8 行,行 17 字,双行亦 17 字,单边栏,单鱼尾,白口。版心于鱼尾之上刻“第 八才子书”,鱼尾下刻卷次与页码。封面里“续辑文章”,是在一些章节里,摘取主要的一句或两句,以这些句子为题进行议论,放在当节之后。如第 1 则,是用卷一 ( 碧月收棋》中“讲一句笑时行一步,气死花前一亦沧”两句而发议论。每一则的结尾,都用前人诗词佳句。如第 17 则摘取卷五《翰苑重逢》中“今晚月圆人再会,犹恐相逢是梦魂”进行评论,结尾摘取宋代晏殊诗句:“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续辑文章”共 18 则,有“续辑文章”的章节是:

? 卷二:《碧月收棋》

? 卷三:《回府诉情》《杨爷回拜》《遇婢陈情》《闺阁达情》《复遇芸香》

? 卷四:《主脾看月》 ( 两篇 ) 《花园复遇》《主蟀私谈》《誓表真情》 ( 三篇 ) 《柳阴哭别》 ( 两篇 )

? 卷五:《复往长洲》《翰苑重逢》

? 卷六:《奉旨迎亲》

这些“续辑文章”,既不是分析写法,也不是评论作品中的人物,只就摘出之句进行议论,一如科举应试的八股文,摘取《四书》、《五经》中一句为题进行议论一样。其文酸腐空洞,虚词“夫”、“乎”、“而”、“矣”等特多,而且多运用不当。有几篇是骄文,但偶句很不工整。此本虽然没有朱光曾的序,但康熙静净斋刻本已佚去的《自序》和《总论》,此本有之。《自序》和《总论》,此本合成一篇,以《自序》标题,共 53 页, 6780 余字。其价值约有下列几点:? ?

1. 评者对“村童俗妇”的歌本《花笺记》的态度。予批《花笺记》甫毕,客有过而讥之者,曰 : “子之评此书也,善则善矣,独不思此书虽佳,不过歌本,乃村童俗妇人人得读之书,吾辈文人,又何暇寄笔削于歌谣之末乎 ? ”。对于友人的责难,评者初时“哨然而 叹”,继而认为:

???? ?(1) “此一书看其何等工良,何等心苦。”肯定了编辑创作的艰苦,写作技巧的高

明。

??? (2) “吾亦尝睹此书为村童俗妇之书而不禁奋兴,思一援手,使古人之工良心苦,不终埋没于天壤 . ”“村童俗妇之书,而我一旦表而出之,以附于才子之后,是又何异取士风尘。”“彼村童俗妇,人人亦得而读之者,则又如白乐天之诗,不遗老抠,欲其流传之广耳。”评者囿于传统的文艺观,虽然在行动上重视民间俗文学,但还不敢明朗地从理论上阐明民间俗文学的重要性。? ?

2. 《花笺记》为第八才子书,乃评者所定,批评之法,仿金圣叹之批《西厢》、《水浒》。 评毕,竟以才子书目之,附于前七子之后,使之得其所耳。予批《花笺记》,实从前 数部“才子书”悟出,故其批法刻法,一一摹仿。金圣叹先生竟把《水浒》、《西厢》,附于《庄子》、《史记》之后,出人意外;我今日却把《花笺》、 ( 二荷》二歌本附于《水浒》、《西厢》等书之后,亦出人意外。? ?

?3. 康熙静净斋刻本《花笺记》为评者所刻 ( 详见下文 )

?4. 批评《二荷花史 )) ,把《二荷花史》定为第九才子书,皆《花笺记》的评者所为。歌本中唯《二荷花史》一书,最得此书 ( 据上文指《花笺记》 ) 用笔妙诀。 ( ) 吾又目为第九才子书,嗣当出以呈教。《二荷花史》为东莞市人麦琏所作,在东莞民间广泛流定,批评之法,仿金圣叹之批《西厢》、《水浒》。传,读《自序》、《总论》,始知其讹。

】 【顶部】 【返回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