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 学术研究 - 文论集锦
《花笺记》研究(六)
时间:2008-10-6 9:21:22    点击率:

??????????

?

八、《花笺记》在康熙五十 二年之前已广泛流传

《花笺记》始刻于何时,已不可知,初刻本更不传于人世。《花笺记》在康熙五十二年之前流传情况,钟映雪在《花笺记》评语中,略有反映:

? 予幼闻人说:“读书人案头无《西厢》、《花笺》二书,便非会读书人。”此语真是知言,想见此公亦自不俗。

? 予幼闻人说:“曲本有《西厢》,歌本有《花笺》。”以予观之,二书真可称合璧。(卷一《自序、总论》)相怜相惜数语,可谓无限深情,而又殊未着迹,真好笔墨。忆余幼时读《花笺记》,最爱此段。(卷三《闺阁达情》腰批)

? 予幼时读《花笺记》,酷爱此篇,便有异日当批之想。至今十数年来,每读每叹。(卷三《主婢看月》腰批)

? 予幼时读《花笺记》,亦酷爱此篇。(卷三《主婢私谈》腰批)

? 钟映雪幼时,《花笺记》已广泛进入读书人的案头。《花笺记》钟映雪的评语中,多次言及在钟映雪评《花笺记》之前,有刻本、抄本流传,并已有评批本了。请看钟映雪的叙述:《花笺记》亦有先我而评之论之者矣。 ()其先我而评论者,实亦何曾知得古人如何文心,如何手法?()其先我而评论者,吾又不解其何故,只取其中之事迹而评之论之也?(卷一《自序、总论》)

有一刻本评云:“早藏一‘柳’字、‘花,字于‘问’字、‘寻’字之内矣。”此评颇妙,吾不忍没,附存之。(卷二《姚府祝寿》腰批)

昨偶见一抄本,评曰:“此情此景,谁能以礼法拘,纵然不肯,当作一南蛇捆鹿法。”一笑。(卷四《誓表真情》腰批)

?

九、《花笺记》原作未完。后人续之

钟映雪指出《花笺记》有添作,有续作,他在卷五《对花自叹》总评云:此篇无甚新雅,声调亦平。与对月、化物等篇俱岂后人所添耶?《对月自叹》尾批中说:予细相其笔墨,不是《花笺记》一色,知其为质手窜入无疑。()声调大殊,词句亦俗,颇似续笔,天下后世才子,必能同辨。此一节,钟映雪有批语23处,谓其“重重叠叠”,谓其“随手杂凑”谓其“丑绝”者,竟有20处。

? 卷五《房中化物》总评云:大是败笔,当亦后人所添,真不是《花笺》一色笔墨也。节中评语15处,全部贬之。如“衫带唔都忘记”一句,评云:“丑绝,写瑶仙,竟是一蓝缕老姐也。”

? ? 在卷五《回家见父》等12节中,钟映雪也有好评的。如《对月自叹》下一节是《闻婚骂婢》,总评云:“此篇亦非苟作。”《房中化物》之后,紧接是《闻爹升任》,总评云:

老爷升任,自是一篇套文。若出他手,必将一一写之,岂不令人可厌?看他只从丽春口 中写出,便藏过升任正面一篇,此自是《花笺记》惯用家数,最为作文妙诀。评价最高的,是《翰苑重逢》。钟映雪在总评中写道: 读《花笺记·翰苑重逢》篇,而不下泪者,其人必不情。呜呼!文以情为主,千古至文,有不以千古至情为之者哉!如此至文,真可作《出师表》等篇读,谁谓歌本其可忽哉!钟映雪认为,《花笺记》续笔,自卷六《奏旨征口》始。此节总评中说:或云:《花笺记》自此以下是续笔矣。余细相其用笔,真不复知有轻重,知有详略,只随笔写去,有何多味?

??? 《花笺记》卷六共21节,钟映雪在这些章节的评语之中,虽有一二赞语,但贬多于褒,有时简直是破口大骂了。请看:千斤重笔,写此丑句。《花笺记》前数卷纯是清绝轻极之笔,不意读至此处,乃是如此重笔、浊笔。如此恶笔,乃敢续《花笺记》,吾不知其是诚何心也。(《提学救问》腰批)善作文者,自然舍重笔取轻笔,如《花笺记》是也。岂期至此数篇,竟全是死笔。(《箭传机密》腰批)

??? 如此等篇,真圣叹所谓“费纸,费笔,费墨,费手,费饭,费寿写成也。”即我今日抄之,亦费纸,费笔,费墨,费手,费饭,费寿。真乃苦极。(《奏凯回朝》腰批)

?? 写闺情仍如此丑不可耐,吾固言笔墨存乎其人也。(《瑶仙闻喜》腰批)

卷六各节,无不丑低。不过,钟映雪倒有一点“两分法”,大骂一通之后,也肯定续笔的作用:“无此数卷(霖按:钟映雪所谓“数卷”,即笔者所说的“数节”)则此一书不全。”钟映雪衡文之秤,斤两是分明的,谓卷五有几节是“质手窜入”,是“后人所添”;至卷六,从第一节《奏旨征口》开始,才说“自此以下是续笔矣”。

1981 年,薛汕先生己经指出:传说这书是两个人写的,从文字上,也可以看出来;第一个编辑,写卷一、二、三,才华出众,有感有情,但是没有完篇,使读者遗憾。第二个编辑,写卷四、五,才华差些,粗笔涂鸦,勉于记叙,目的在于续貂,使读者不致有中断之感罢了。(学问艺术出版社《花笺记·前记》)

??? 所谓“卷一、二、三”是指除掉《自序、总论》而顺延下去的。薛汕先生连卷四( :即康熙本、福文堂本、考文堂本的卷五)也说是续作,是不确的。

?

十、《花笺记》的编辑绝非评者

??? 柳存仁先生认为《花笺记》的评者就是编辑。其说曰:

??? 卷一的自序,一开首就说:“予批《花笺记》甫毕,客有过而讥之者曰……”以可见得 出编辑和批评的就是一个人。又云“我岂编辑之后身,我之前身,又岂编辑一时一室之知己 ?我得编辑而获益,编辑得我而能申,不谓非大快事也。评毕竟以才子书目之,附于前七 子之后者,使得其所耳!”“磋磋l村童俗妇之书,而我一旦表而出之以附于才子之后,是又何异取士风尘?亦可知天下之才子书其为所易而忽之者,正不知凡几也。可胜跻身于才子 书之列。(书目文献出版社1982年版《伦敦所见中国小说书目提要》【九十二】《绣像第八 才子书花笺记》)

??? 此说未允,愚以为《花笺记》的编辑绝非评者。其理由:

??? 第一、钟映雪在评语中多次提到《花笺记》有抄本、刻本、前人评本,又说编辑是古 人。钟映雪在评《花笺记》之前,《花笺记》已广为流传了。可见《花笺记》的编辑绝非钟 映雪。可能有人说:这是编辑故作狡猾,这是放烟雾以蒙读者。那么下一条则决不是放烟雾 了。第二《花笺记》卷五《对月自叹))、《房中化物》等节钟映雪评其“重重叠叠”,“随手杂凑”,骂为“丑绝”。卷六,钟映雪在《提学救问》评语中大骂其败笔,重笔、浊 笔、恶笔;又骂《箭传机密》等数篇,“竟全是死笔”;《奏凯回朝》等篇,是“费纸,费 笔,费墨,费手,费饭,费寿”;骂《瑶仙闻喜》“写闺情仍如此,丑不可耐”;认为《提 学救问》“自此以下,不堪注目”。哪有人对自己的文章是如此痛骂的?所以愚以为《花笺 记》的评者不可能编辑。

】 【顶部】 【返回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