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 学术研究 - 文论集锦
闸窦:明清广东农田水利的技术史和社会史探研(一)
时间:2008-10-21 9:32:26    点击率:

???????? 摘要:探讨了闸窦在明清时期广东水利建设中的技术演进,分述其类型、形制,以及在堤围、河涌、陂塘中的应用,说明它对水利建设的作用。同时考察闸窦与各种水利关系的关联性,说明了它是一个牵涉了多方面社会关系的介体。在水利社区的形成过程中,它的应用有赖于水利组织的发达程度和人们应对生态环境的能力。
??????? 关键词:闸窦/明清广东农田水利/技术史/社会史
?????? 古代广东农田水利史的研究,已有专文,但对闸窦的关注不多;有的论文涉及到闸窦,但只是局限于潮汕地区[1]。有的论文专论珠三角桑园围的农田水利习惯,有的还专门以广东的农田水利作田野调查,但也没有专门以闸窦为研究对象[2]。如果从广东农田水利史而言,闸窦的设置和应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农田水利技术的进步程度。如果从水利社会史考察,闸窦能够折射出水利建设中不同阶层的关系和互动,对大家理解明清广东经济社会也是一个独特的视角。本文试从这一方面做一探索,敬请高明指正。
??????? ?一、闸窦的技术演进及其在农田水利上的作用
??????? 闸窦根据水利设施的不同而有所区别。以下分述与堤围、河渠、陂塘配套的各类闸窦。
?????? ?(一)河海堤围上的闸窦
??????? 宋代广东才有大规模的堤围建设。有堤围一般就可能有闸窦的配套。光绪年间,南海百滘、云津两堡的民乐窦“创始云自宋代”[3]。元代,西江下游窦闸与堤围的建设一般同步进行。如高明县在元代至正间的陶筑上下二堤、小零围、南岸堤、俊州堤、企山堤、菰茭堤、绿葱堤、铁册堤、梅子冈堤、石奇堤等都有闸窦[4]。
???????? 堤围上闸窦的合理配置,明显反映了技术的进步。最初人们建设堤围,多只是考虑防御潦水。由于灌溉和排水的需要,才考虑到闸窦的必要性。如在潮汕平原的堤围,宋元时期不一定有闸窦,明清时期将堤防成围以后才较多修建[5]。其实宋元堤围的闸窦设置就不一定合理,而且有的堤围不一定设有闸窦,如东莞的防咸堤。南海九江的惠民窦,建于明代,它的设置既能防潦,又能排泄西樵山水,“堪舆家称最利”。但是从洪武年问一直到万历年间,当地人对这个闸窦的建设颇有争议,反对设置闸窦的一方甚至要拆除它,认为它与水患有关。直到明末清初,人们认识到当地水患的发生,“而皆非闸,至则改雒曲,预修闸门,时其启闭,永不可易矣”[6]。这说明人们对闸窦作用的认识是随着农田水利的发展逐步加深的。对闸窦设置的方位也有赖于对水文的认识。明代高要的广利围,设南北两窦,南窦入溪的水口“道迂,故泄水迟,围内地复下,时遭反灌,世苦此患”,道光年间“买田开洫,导水而东,凿窦达溪,患以平。”[7]
???????? 其次,闸窦也是随着堤围建设的进步而演进的。如桑园围,宋元时期在围的下游留了一个水口,称为倒流港,当时的堤围低矮,闸窦的形制一般很小,估计只是几十厘米见方的暗窦,并且多是木窦。元末,由于珠三角围垦和淤积的作用,潮水从倒流港倒灌入围,洪武年问九江人陈博文将倒流港堵塞,从此桑园围就成为一个闭口围,由此围内的水文发生变化,防潦和防内涝都是重要的水利建设目的,水乡农业生产和交通往来也有建设闸窦河涌的需求:“围内窦闸,渠涌所以通潮汐,防旱潦,便舟楫也。”[8]。同时由于珠三角平原围垦日渐增多,河网水系变得日益复杂,堤防体系形成围内有围的局面,闸窦的建设更是必不可少,如“九江诸堡势居下流,兼受狮颔口,龙江口倒灌之水,不得不沿内河两岸捍以子围,多设窦闸以自启闭……,淹没者就围中涌渠而论,乡各有小涌,容纳淫潦,建陂而障可以佐耕。”[9]所谓“建陂而障”就是联围筑闸,既要基围防范水潦,也要闸窦以时启闭进行排灌。
??????? 珠三角内闸与窦是有别的。窦主要是指基塘区内的池塘之间,或者池塘与河涌之间的小型排灌设施。堤围内池塘的作用之一就是容纳内涝的积水,而池塘用于养鱼,需要活水,一般有在池塘中问的上窦和池塘底部的下窦,上窦用于放走池面的浮萍之类杂质,下窦用于放水干塘捉鱼和清塘泥,水窦都通涌滘。这样塘与塘之间、池塘与涌滘之间,涌中和大河之间有了水窦,整个基塘区就形成了一个有排灌作用的庞大水利系统。而基塘区内的农作制度就在这个水利系统的基础上进行。
??????? 在沙田区中的窦也是一样。明清时期沙田区的围垦,在建设围望时,按照规划田土的大小,河涌的位置预设窦。因为低沙田采用的是潮田的耕作方式,潮水来时大进,潮水退时,也要出得快,窦也是不可少的。潮水进时灌溉田土,潮水退时留下一层薄薄的淤泥,这样就形成了独特的灌溉与施用天然肥料的潮灌方式。闸窦与作物栽培有很密切的关系,清代顺德的西淋滘水闸,在陈村和佛山水道的下游,稻田常因为受潦水影响,延误了水稻的栽培,后来建了一个水闸,控制了潮水的进出时间,“即可莳早数日禾。五乡、九乡不至歉收。”[10]
???????? 建设在堤坝上的闸,形制比窦大,可以作为改变一个区域水文生态的关键设施。如万历9年,作为肇庆府行政长官的王泮,在西江下游的肇庆平原整治堤围的同时,建了跃龙窦和腾蛟窦(其实是闸的形制,只不过以窦称之)。当时在肇庆平原东面,原有羚羊峡的旱峡水道可以行水,被称为“沥水”或“后沥水”。但旱峡水道淤塞以后,肇庆北岭脚下的内涝积水不能排泄出去,这样从三榕峡口到星湖的低塱田不能耕作。再如抵挡西江水的堤围一旦崩决,洪水不能从“沥水”排出,整个肇庆城将成泽国。王泮“乃采群议,凿渠南注于江,筑堤度梁,以时蓄泄”,建成了“跃龙窦”,“实导沥水南入江”,解决了内涝和洪水一旦来临时的排泄问题。同时肇庆附近有练滘通仓步水,达西江。而元代所建的胜国堤,本为“以防西潦,久之填阏。居民稍稍为塘,日规月筑,水益无所受。而凌云、白露诸山水湍悍,数为败压土田,害滋甚,民大患”。王泮采当地“父老”所议,从胜国开渠导引积水至练滘“就练滘为窦门”,称为“腾蛟窦”,“自是启闭以时,雨则分泄内潦,旱则引潮溉浸,数万亩漥亢之田,悉为膏腴,渠皆可行舟”[11]。这是两个渠、坝、闸窦结合的水利系统,而闸窦是这个系统中的枢纽。这是肇庆平原上最早的水系整治纪录[12]。
??????? 跃龙窦和腾蛟窦都前临大江,这类闸窦的维护就要减低风浪的冲击力。万历16年肇庆府知府郑一麟鉴于腾蛟窦遭受西潦的威胁,于是在窦外设一外堤,窦就不直接受潮水冲击[13]。新会县建于道光26年的大亨窦,前临西江正流,“夏潦涨时,村人编芦获柳枝,密系窦外,以避浪激,潦退去之,岁以为常”[14]
??????? 窦的形制一般较小,而且早期的窦以木料为多。以堤围出现较早的高要县为例。陈塘堤的篓启窦,建于元代,嘉靖年间堵塞。1957年堤外线外移,挖开建原窦,排水截面是80×80厘米,用厚15厘米松板拼装。建于明代以后的涵窦,是多用料石砌成的拱窦,跨度较小的也用石做盖板,金西堤的小洲窦用条石作成人字形拱。明代的涵洞进出口尚无导水设备,至于涵洞的底板和基桩,到清代初还以木石结构为主。其结构是:底板用两层厚20厘米的松板,板与板之间榫接,板下为长约2.5米的松桩,桩径12—15厘米,梅花桩布置,桩距约25厘米,桩木与桩之间还加夹板,止水效果良好。清代所筑涵洞还用石灰、黄泥、砂、碎石四合土建成。如禄步回龙西基旧涵,1952年改建新涵时,仍然很坚实[15]。
??????? 面对大江的堤坝上的闸窦,即使不是桥闸合一,由于要抵御风浪的冲击和排泄山水,形制也不能小,如上文提到的新会的大亨窦,“高一丈八尺,阔二丈四尺五寸。汇大雁山迤北诸水,出羚海,灌田九顷零。”[16]
??????? 清代堤坝上闸的形制比明代趋向大型化,是为了适应水文的变化和灌排的需要。如新会天河围的南涌窦,“创自明万历年间,原阔二尺许”,道光年问改建,改高九尺,阔六尺许,灌田九顷[17]。闸窦的作用如此重要,清代道光、咸丰以后的南海、顺德的方志中有专门的记载。顺治、光绪《九江乡志》,晚清的《桑园围志》在记载堤围的同时,都详细记载闸窦。
?????? ?(二)圳渠河涌上的闸窦
??????? 这类闸窦和堤坝上的闸窦有些不同。它一般在支流与江流正干的入口处筑闸,如民国时期所建的如三水芦苞闸,潦水季节关闭,阻挡北江洪流进入芦苞河以保障广州。建于明代的三水的新生双窦,万历《广东通志》将它作为堤,其实它是一处闸坝。
??????? 在珠三角的水网中,一些分汊的小支流入主流处被堵塞,筑成闸坝,水被圳流引入河中灌溉。《明实录·英宗实录》卷172记载,正统13年,燕山卫经历陈超育奏请;“‘臣原籍广东南海县,有水源通海,昔尝筑塞,近年遇旱,民田无水灌溉,乞命有司仍疏通,置石闸,视水盈缩启闭,用资田亩,其经行道路或妨人往来则建木桥。’从之。”这个石闸就是建于河涌上的。乾隆54年广州近郊的东圃镇吉山村的深涌,就是一条珠江的汊河,建筑了闸坝之后形成的灌排水渠道[18]。
??????? 在河涌上的闸窦,由于要兼顾水陆交通的需要,形制一般很大,而且材料多用石材。桥闸合一的闸,形制是最大的。高要建于明代的跃龙窦,乾隆28年改建,“自窦址至堤面砌石七层,高二丈八尺,长六丈九尺,厚八丈三尺,内外如一并月堤小窦,一切木石材悉易旧以新,崇坚加昔。”[19]形制较大的还有道光26年建于顺德良村松路的大闸,“高二丈七尺,中空丈有六尺有奇,旁空有丈有一尺。共费银三万七千有二十五两”,形制之巨和耗费之大,在清代珠三角水乡也是少见的[20]。这类大闸,多用启闭式闸门,易于管理,如嘉庆年间南海大桐堡水闸,“向用闸板,潮水涌涨,防范不周,外水涌入每伤禾稼”,后来“改用闸门启闭,称便”[21]。
??????? 有的大闸为了防止被破坏,或者这类同时有治安防盗功能而被称为关闸的,形制除了大之外,还要特别加固。如道光2年重修的九江龙涌闸,闸比原来加高二尺,桥旁放置方厚长石防止船户“抉窜”,私开闸门出船。闸门的底部填石,闸门用大松树板制成,闸门的两旁砌两层石板,高的一层作护堤,矮的一层呈八字形作为拱翼。闸的内外堤中实以灰泥为三合土层,筑至堤面复填石[22]。这样闸用于“杀潦”和防洪的作用也加强了。
??????? 在雷州台地的广阔洋田上,明清时期人们除了利用陂渠系统,还利用地面河流筑堰坝,配以闸窦,形成自流灌溉系统。天顺年间,雷州南部的芝林乡自建芝林南堰,灌溉雷州南部的洋田,由于早期建的是土堰,正德、嘉靖以及清乾隆年问屡筑屡圮。乾隆33年当地士绅捐银迁址重建,“伐石砌堰,并作东西二闸以资启闭”,“知县韩述祖嘉其义,列碑严禁保护”,这样“南洋之田永资灌溉。”[23]这一设施在清末还在发挥作用。明代徐闻县有6个被称为堰闸的设施,清代有8个,灌溉田地数万亩[24]。
??????? 海南的地势中高四周低下,利于自流灌溉系统的建成,人们也利用这种地形建成堤闸,实现“涝则开,晴则闭”的灌排作用,明代的琼山县建于元代的义丰堤闸、建于明代的五原塘闸、林村闸坝都属于同一类型的水利设施[25]。
???????? 在韩江平原上的关,一般建在流进韩江的小河沟的入江口处,具有排水和防止洪水倒灌的功用,在干旱时也可以蓄水灌田。关闸更重要的目的在于汛期防洪、旱季通过闭关提高关内河沟水位以灌溉高仰田园。故这类关闸常有引水涵与之配套。韩江在第三列丘岛下的泻湖平原,分出许多小汊河,明清时期在韩江堤防建设的同时,这些汊河河口也建了关闸。这类关闸,就具有桥闸的功能,上面可以行人,下面可以通船,在交通上比筑涵要利便。韩江平原上的第三类关闸,一般建于汊河入海处,这类关闸的功能,除了排涝,还有抵御咸潮倒灌、蓄积淡水和灌溉洗咸的作用[26]。
?????? (三)陂塘上的闸窦
?????? 方志上往往将陂和塘分述。陂是指堰水的陂坝,主要用于提高水位,将水引进圳渠,剩余陂水可以漫过陂坝。故陂坝也称为滚坝。而塘指潴水为池的水库山塘,则需要闸窦泄水灌溉。塘与闸窦、坑圳结合,就成了陂渠系统。广东最早的大型陂渠系统出现在宋绍兴26年的雷州半岛。雷州北部山地有特侣塘和罗湖等汇聚溪流的天然湖泊,原只灌溉附近田地,但雷州东部的广阔洋田未能润泽。康熙《雷州府志》卷7《名宦志》记载宋绍兴26年何庾任雷州知州时,首先“筑堤潴水,建东西二闸。西闸引水由西山坡坎灌白沙田,闸上置桥名曰惠济。东闸引水南流至通济桥,转与特侣塘水合灌东洋田。二桥以时启闭。”筑堤的结果是扩大了特侣塘的蓄水面积,设闸引水是管束水源使之向南流,同时建渠将雷州西湖的水引向东流,“开渠疏流,二水灌溉,变赤卤为沃壤,岁事丰登。民名其渠为何公渠”。何公渠奠定了雷州陂渠灌溉体系的基础。宋乾道5年,戴之邵知州事,进一步完善了特侣塘和西湖组成的陂渠体系。戴之邵将何渠加长,南流与张熟塘水汇合,实际上使渠道的水流增加,冲刷力加大,不易湮塞,同时多设闸门增加陂渠的灌溉功能。“沿渠筑堤,潴水高阔,各六尺,堤置八桥以通往来,开八渠以分灌溉,各长一千八百丈,阔一丈。东建万顷闸以拒水,启南亭闸以泄水,增堤建六闸开二十四渠以沃东北上游之田,各长一千二百丈,深阔各五尺。凡渠有首尾,悉以闸以出纳,经营周密。”使渠系比起原有何公渠更加复杂和完善。同时因为何公渠的另一段南亭渠湮废,在西湖再凿一渠入城,与原有东渠河水汇合,使雷州附城高壤田也得到灌溉[27]。可见在这个陂渠系统中,闸门作为陂塘出水和渠道引水的作用很关键。明代特侣塘系统堙塞,人们除了疏浚渠道、禁止垦塘为田以外,此外就是改变闸窦的形制,以适应特侣塘水土的变化。
??????? 万历29年推官高维岳对陂渠系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治,主要是疏旧渠,开新渠,尤其将原有的九闸增设为11个,将增设的第11闸建为石闸[28]。9个闸门“定为上中下三则,以时启闭”,制定了管理规则。万历36年张应中再修特侣塘石闸,重新对特侣塘的11个闸门进行规划。除去第1闸门因为“荒莽不能疏通,无田可受”之外,“新砌九闸内第七第八二闸形势最卑,水易冲决,加工倍砌,取石通融用之。第11闸之倾圮者,并修之。附闸塘塍原俱卑薄,塍不固,闸将安防。通集夫附近取土增卑培薄,墁以草块,植以竹茨,最卑湿处加石加桩,自第一闸至十一闸,长积一千七百六十四丈,阔二尺高八尺……此闸修砌完固,以时启闭,如遇旱潦,俱仿上中下三则为蓄泄。”[29]加固闸门,以时蓄泄,说明“塘身业经淤浅,不及从前容水之多,不得不因时调剂。”[30]塘身淤浅水位提高,调解水量就靠闸门。但是万历36年规定“十一闸设板置锁,郡属一官司之”,官与民均感不便。后来的管理者“竟撤钥不用”[31]。
???????? 雷州的陂渠系统还和防海大堤配合使用。防海堤的作用是“上潴泉水使不得出,下遏斥卤使不得入”[32],同时在约长十万丈的大堤上,配置了闸窦一百余个,是用于洋田雨季时排除积水所用。
?????? 在珠三角西部平原与丘陵的过度地带,人们将闸坝和涵渠巧妙结合起来使用。如开平县的石涵水,本是从山中流出的溪流,人们在溪流上筑五十丈长的大堤,“堤中砌石涵,下用松桩,上用方石,涵广二尺六寸,高三尺余,使水不得泛滥”,石涵就是束窄水流的石闸,将水引入渠中,渠道下面再“筑陂激水人埒,溉田20余顷”。[33]
??????? 明清时期山区的小山塘星罗棋布。其排灌的关键设施仍然是闸窦。小山塘用于出水的窦较小,故也称为“笼口”。南雄山区的大山塘采用上、中、下三级笼口(在拦水坝下设有开关装置的放水暗渠)放水,水满时放水,只开最高一级的笼口,可免因水压过大,冲坏笼口而影响水坝的安全;水少时放水,则开最下一级笼口,连塘底部的水都可放出来利用。这在水利史志中是鲜有记载的[34]。这类用于出水的小窦也称为“塘喉”。清代廉州的山塘“启闭蓄泄必用塘喉,喉有高有低,(塘)喉埋于基之中央,较塘底入土深一尺五六寸,乃放水以灌。低田者高喉,则度基外两旁田亩,随高就下以顺水势,俱窖人基内筑之使固。因地制宜,多寡无定数也。喉者出纳枢机之会,犹人有咽喉。”[35]这类“笼口”、“塘喉”都是便于控制山塘的出水量,以达到控制和节约灌溉用水的目的。
??? [1]李龙潜:《明清时期广东的农田水利事业》,《明清广东社会经济研究》,116~117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87年;黄梃等:《潮汕地区古代的水利建设》,《潮学研究》,第2辑189~214页,汕头大学出版社,1994年。
??? [2]陈忠烈等:《清代珠江三角洲农田水利的若干习惯与农村社会》,倪根金编《古今农业论丛》,327~341页。陈忠烈先生的论文还先容了日本学者片山岗关于桑园围农田水利习惯和社会变迁的力作,和上世纪90年代中日学者对广东农田水利习惯的田野调查成果。
??? [3]潘斯濂:《民乐窦碑记》,宣统《南海县志》,卷8《江防略》。
??? [4]康熙:《高明县志》,卷10,《水利》。
??? [5][26]黄梃等:《潮汕地区古代的水利建设》,《潮学研究》,第2辑189~214页,汕头大学出版社,1994年。
??? [6][36]顺治《九江乡志》,卷1,《水闸》。
??? [7]高要县水利电力局《高要堤防志》24~25页,引《北窦碑文》,1990年。
??? [8][9]光绪《重修桑园围志》卷13,《渠窦》。
??? [10]民国《顺德县志》卷4《堤筑》。
??? [11](万历九年)王泮:《腾蛟窦记》,道光《高要县志》卷6《水利》。
??? [12]广东高要县水利电力局:《高要县堤防志》,第6页,1990年。
??? [13][明]郑一麟:《腾蛟窦记》,道光《高要县志》卷6《水利》。
??? [14]同治《新会县续志》,卷1《水利》。
??? [15]广东高要县水利电力局:《高要县堤防志》,23页,1990年。
??? [16]同治《新会县续志》,卷1《水利》。
??? [17]道光《新会县志》卷2《水利》。
??? [18]《重修古涌碑·修复深涌序》,《广州碑刻集》1112页。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
??? [19]道光《高要县志》卷6《水利》。
??? [20]咸丰《顺德县志》卷5,《堤筑》。
??? [21]明之纲同治《桑园围通修志》卷2。
??? [22][47][49][61][71]光绪《九江儒林乡志》,卷4《建置略闸务》。
??? [23]嘉庆《海康县志》,卷1《水利》。
??? [24]康熙《徐闻县志》,《城池志》。
??? [25]正德《琼台志》,卷7,《水利》。
??? [27][31][44][54]万历《雷州府志》,卷3,《水利》。
??? [28]《高司理浚河记》,万历《雷州府志》,卷3,《水利》。
??? [29](万历36年)张应中《特侣塘石闸记》万历《雷州府志》,卷3。
??? [30]嘉庆《雷州府志》,卷2《水利》。
??? [32]《广东文选》,436页,卷12,(明)李义壮。《捍海堤记》。
??? [33]道光《肇庆府志》,卷4,《水利》。
??? [34]彭世奖《试述南雄传统农业生产的特色》,《古今农业》2006年1期。
??? [35]道光《廉州府志》,卷11《农桑》。

】 【顶部】 【返回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