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 学术研究 - 文论集锦
闸窦:明清广东农田水利的技术史和社会史探研(二)
时间:2008-10-27 12:55:27    点击率:

???? ?二、闸窦与水利关系
????? 如果从水利社会史的角度看,闸窦就不仅仅是一个水利工程的设施,而是一个牵涉了多方面社会关系的介体。
????? ?(一)闸窦的设置与上下游之间的水利关系
???? ?在珠江水网地带,如果下游因为潮水倒灌要修建闸门,河流的流速就会减慢,在洪水季节还会因为潦水消退不及,使上游地带水位上涨而受淹浸。围绕着闸窦的设立或者拆毁就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如南海九江乡的惠民窦,位置在西江下流的下村,洪武、成化、正德年间均为闸窦的开与塞发生诉讼,嘉靖年间反对的一方甚至要拆闸石“以绝根源”,“嗣是议论诉讼不一。议塞者防水患为民害;议开者利运载便民事”。万历10年知县才确定开[36]。
????? ?在明代的这个案例中,大家还只看到矛盾的双方,通过诉讼去解决闸窦的开闭。但是在清代后期,由于水环境的持续恶化,乱建闸窦与大肆围垦一样,引起的上下游之间的水利关系远比明代要严重得多。下游的村落为了防止潦水倒灌,需要设置闸窦,而上游以出水要区不能阻塞,阻止建闸窦。道光10年,位于西江下游的新会沙富村在本县和鹤山两县马头边、乌茭、洛河、茶口当河冲处,筑石闸三座,引起两县绅民的强烈反对,“各宪迭奉履勘饬拆。道光十四年署县陈凤图会文武员弁亲令拆闸头桥,在良溪村旁有闸启闭,以御土潦,不碍河流。”[37]在有关闸窦的诉讼案件中,经过“履勘”之后,认为有碍河流宣泄的,多由官府出面强行拆毁。晚清时期的桑园围,被诉的一方在下游所建闸坝多被强行拆毁。光绪7年,龙江堡绅士在桑园围的下游三叉海等处“合建水闸,两道拦截河道,经龙山围绅、举人梁士衡等协同桑园围十三堡绅士通禀上宪派员督拆,即于是年将三叉海水闸先行拆毁,其炮台脚之闸亦自行拆去,水道照旧通流。”[38]
????? ?发生在光绪11年南海十四堡和桑园围关于马头冈水闸的纠纷,更是引起了激烈的社会冲突。不属于桑园围系统的南海十四堡由围绅李应鸿发起,议在马头冈一带河道修筑闸门,这一工程得到官府的认可。但是桑园围的围绅与围众以闸门有碍宣泄,群起反对。桑园围围绅李锡培首先呈县,并与众围绅“联名通禀大宪制府”。而十四堡在官府“履勘”调解之前,强行“兴工落石塞海”建闸。桑园围围众竞“焚烧工厂,毁石沉船”,阻止建闸。官府事后“委员覆秉”,以桑园围“恃强压邻”,革去李锡培的功名[39]。
?????? 在上述的案例中,可以看到珠三角水网中,不同的水利社区有不同的利益边界,闸窦和堤坝往往就是利益边界的节点。
????? (二)闸窦和防涝、灌溉
????? 如果堤坝、闸窦不是同步进行,会引起灌溉和排涝的矛盾。嘉庆年间,在三水县的禄步沙头村后围,因围内原有渠圳引山水灌溉,没有设置闸窦,但乾隆12年大旱,渠水干涸,官府命“命村民穿堤为石渠二,引河水溉高低田数十顷”。后来这个被获准开设的闸窦,是到了旱季才放水灌田的[40]。
????? 位于河边的田地,农民贪图方便,私自决围防水,对堤围造成严重损害。光绪年问四会的隆伏围、白鹤围的农民私自凿围放水救旱,“堵筑未固”,以至在潦水退后发生渗漏或溃决,后来县令对违例者进行处罚[41]。这些事件在珠三角水利社区受到严厉禁止。而且族姓之间的围段有严密的划分。假如越界开闸灌溉,会引起严重纠纷。乾隆59年,顺德龙山基段的北辅围,被龙江的刘姓“突然越界,在该围土名拉基处强开旱闸。是年水涨即在该处崩决数丈”。反对者既以此段为龙山基段,并以“地颇幽僻,为盗匪出没之区”为由。后来在官府“弹压”下,强行拆毁闸窦,并勒石严禁[42]。
????? ?(三)闸窦和水资源分配
?????? 分水是一项重要的水资源分配制度。没有这一制度均衡各方的利益,就会引起纠纷。而水资源的分配就利用闸窦这一设施。明代嘉靖18年,广州近郊黄埔的蒲庐园陂的用水各方,为了答谢出资助建陂者,任其在陂水之东开渠,“每尺水议送水贰寸”,送水的尺寸是靠闸门调节的[43]。明代雷州地方官将特侣塘的闸门改建为石闸以后,“此闸修砌完固,以时启闭,如遇旱潦,俱仿上中下三则为蓄泄”,[44]以平衡用水。
?????? 清代广东对于水资源的争夺引起械斗的个案很多。用闸窦合理分配水资源可以平息冲突。广州近郊的茅岗大塘陂建于明代,灌溉田地数百顷,嘉靖年间黄村、新塘两乡黄、简二姓争夺陂水的用水权。康熙、乾隆年间再度争夺和诉讼。康熙年间官府的判令是令各方轮流灌溉[45]。用于轮水的闸窦设在不同渠圳上,用以调解水的流向。清代中期广州近郊的石湖、南才两乡争夺大元洞水库的用水权,纠纷延续至民国,发生大规模械斗,“死者千数,焚亦千百家”。民国时期的解决办法是将原上游的两圳合为一个总圳,将水引入一个分水塘,塘下设两个分水圳,用闸门严密均衡出水量,以达到“流无强弱”的均水原则,令双方都满意的效果[46]。在这些水利纠纷中,可以看到闸窦平衡各方的水资源利益的作用。这类事例在碑刻和方志中很常见。这类窦闸,为了久远计,往往是用石料制成。
???? ? (四)闸窦与航运之间的关系
???? ? 闸窦为农田水利而建,但往往阻塞河道,给航运带来极大不便。而水乡的航运与日常生产、生活关系极为密切。航船者贪图方便,可能会对闸起到破坏作用,而对农业发生影响。清代嘉庆年间,南海九江的龙涌闸,因为春夏间,为了防潦闸门常闭,“船户遏不得行。惮于陆挽,辄违约拼力抉闸,既窜过闸门,震撼石堤桥梁,轰轰欲坠裂。因此闸日坏。”闸门遭到损坏,发生泄漏,失去往日的蓄泄作用,从而改变了社区的生态环境,“桥堤桑禾并伤败不殖,鱼苗多迎水泅逸”。道光2年闸门重修,将闸门的加高、加大、加固,以便适应船运的需要[47]。
????? ?用于交通的闸窦对日常生活很重要,在水乡谁占有了闸窦,就占有了水上交通的有利位置,由此引起村庄之间对于闸门控制权的争夺。民国年间顺德平桂乡小涌村水闸,原属曾姓属权,因交通关系,大墩乡水道均以此闸为进出口。大墩乡人以已经出资为由,要求碑刻上要写明修建者也要拥有权益,但是小涌村不准,由此而械斗[48]。
闸窦与水乡的防卫也有关。九江乡的渔歌涌口窦,建于乾隆年间。由于“窦滨大海,咫尺相通,寇盗恒易窜入”,后来当地居民就将它堵塞了。窦外沙坦日积,后来试图重开就很难[49]。光绪年问番禺大岭乡的士绅为了防盗的需要,将川梁口小涌堵塞,但不顾及农业生产的需要,没有设置闸门。出入耕作靠船的农民就往往扒开水口通船。绅士严禁也没效,后来就靠官府的禁令[50]。
注释:
??? [35]道光《廉州府志》,卷11《农桑》。
??? [37]道光《新会县志》,卷2,《水利》。
??? [38]民国《龙山乡志》,卷5,《堤围》。
??? [39]宣统《南海县志》,卷8《江防略》。
??? [40]嘉庆《三水县志》,卷8《水利》。
??? [41]光绪《四会县志》4《水利志·围基》。
??? [42]民国《龙山乡志》,卷5《堤围》。
??? [43]嘉靖18年,《蒲庐园陂围碑记》,《广州碑刻集》1220页。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
??? [45][55]乾隆33年,《茅岗分水碑》,《广州碑刻集》1180页。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
??? [46]民国九年,《九善堂碑》,《广州碑刻集》1162页。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
??? [48]1948年的顺德资料,顺德县修志办《顺德修志通讯》,1990年9月,6版。
??? [50]光绪18年,《严禁私决川梁口涌示谕碑》,《广州碑刻集》1209页,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

?

】 【顶部】 【返回
奥门金沙唯一指定平台
返回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